•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散文詩

最後的滴噠

時間︰2019-05-21 10:32:31   作者︰張雁冰   來源︰金沙電子游戲   閱讀︰2447   評論︰0
內容摘要︰滴噠,滴噠,屋內的鳴鐘敲響了最後兩個透著寒氣的音符,那麼長,那麼短,那麼富有彈性.這是《審判日》待刑的旋律,听起來是揪心的長.真想借你殘剩無幾的耳力,拉近它們越搓越遠的距離,拉跑那越熬越焦的等待.讓躲不掉的噠噠來得快些爽吧!這是《告別歌》待發的音律,听起...

滴噠, 滴噠,

屋內的鳴鐘敲響了最後兩個透著寒氣的音符,

那麼長,那麼短,那麼富有彈性.

這是審判日》待刑的旋律,

听起來是揪心的長.

真想借你殘剩無幾的耳力,

拉近它們越搓越遠的距離,

拉跑那越熬越焦的等待.

讓躲不掉的噠噠來得快些爽吧!

這是告別歌待發的音律,

听起來是跳心的短.

真想盡你所余無幾的耳力,

把它們越擰越緊的間隙,

拉伸到無盡無際.

讓念不來的滴滴走得慢些長些吧!

滴噠, 滴噠,

屋外的雨滴下了最新一串冒著熱氣的水珠,

那麼黏,那麼青,那麼的醉人.

粘在纏綿的雨絲中久久不願入地,

泛作一道道清光,

穿過那灰黯的小窗,

殺入屋內的一片黑暗中,

戳開死亡那猙獰的面容.

真想用你那尚存溫熱的鼻息,

吸進它所有的清香與甜絲,

吐出你全部的腐臭和苦澀

讓那張骷髏般的面孔

在綿茸的雨揉撫下,

顯得柔些弛些活些!

屋內噠噠的眼淚在苦苦地流著,

那麼稠,那麼沉,又那麼的涼.

一分不甘三分牽掛七分留戀,

凝在這割不斷的愁淚中,

遮去了那透到底的光澤來.

多少愧欠,多少鳳願 多少離愁,

壓伏在冰冷的淚珠中,

打落到冰冷的枯臉上,

流淌入冰冷的涼地里,

化為冰冷的霜雪,

飄散在冰冷的空氣中,

結成了一座冰冷的冰窟!

真想揮起你那蒼老無力的枯手,

抹去那越累越重的悶淚,

抹掉那越堵越慌的恐慌,

使那越陷越深的眼,

經過噠噠噠的洗蕩,

落得淨些空些輕些罷!

屋外滴滴的喇叭在遠遠地鳴著,

那麼熟,那麼生,又那麼的刺.

那是曾今屬于你的打鳴聲,

驚動過裹在座椅上熟睡的你,

擾動過戴著耳機低頭亂吼的你,

見證過手持方向盤疲于奔命的你,

送走過躺在救護車昏迷不醒的你,

如今,

還是這個調,

依舊那麼響,

仍會一往無前地叫下去,

只惜它已不再與你的心脈同跳.

真想倚著你那微薄虛弱的脈力,

 即將消失的怦怦,

 

漸飄漸遠的滴滴,

跳完最後一支探戈!

讓終將到來的生命尾曲,

合得美些齊些諧些!



相關評論
站長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投稿郵箱:xinzhuyuan@vip.qq.com 版權所有︰金沙電子游戲,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欄資料,均為金沙電子游戲版權所有,部分作品由用戶提供,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網站廣告投放(+86)0857-8332908 15086320111